紫砂壶工艺的守道者——冯云华

老侯手机微信:13859366756 服务号:zhengshancha

紫砂是一门很神奇的艺术,它将不赘繁华作为艺术本真,将大道至简作为美学终极,正是这种素雅朴拙的艺术内涵,让紫砂能够在泱泱艺术之林中永恒迷人。而紫砂圈又是另一种神奇的生态,有些人在商业市场上很是火爆,圈子里却无人问津,还有些人似乎从不被资本过度追捧,业界却交口称赞。我的师傅冯云华就是这样德高艺精,却大隐于市。

冯师傅出生在紫砂世家,他的父亲也曾在紫砂厂工作;师傅年轻时在紫砂厂科班大公堂学艺五年,严格受教,徐汉棠等紫砂界顶尖的大师都是紫砂厂科班的辅导老师,科班毕业后被选人厂研究所继续进修;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何道洪也曾多次点评过师傅的作品并与师傅进行艺术交流,从设计到技艺,从理念到观点,通过与大师的不断交流,师傅的艺术造诣也不断提升。

师傅在紫砂厂的工作室只有简单的两开间,素雅古朴,一切配备和陈设都与紫砂有关,书架上的书则涵盖了很多其他的艺术门类,他一直很痴迷于园林、漆器、铜器等中国传统艺术,也很喜欢摄影,前几年买了一台价格不菲的单反相机用来随时随地记录创作灵感,这对于平时朴素生活的师傅来说应该算是一件“奢侈品”了。

师傅还有一点让我很是敬佩,就是他的制壶工具绝大多数都是自己亲自选材,亲手制作的,这是他从学艺之初坚持至今的习惯,不光如此,师傅经常教我制作工具,也会慷慨教授每一位求教于自己的同行,甚至会将自己制作的工具免费赠予同行。自己制作制壶工具,是顾景舟大师坚守和传承下来的传统,不过随着市场经济的;中击和批量机制工具的普及,仍在坚守这一传统的制壶艺人已经不多了,师傅却仍在坚守传统。

我曾经的理想是和大部分“90后”一样,成为一名公司白领,拿着高薪,坐办公室,喝着咖啡,聊着区块链……但是当我接触到紫砂的第一眼,便深爱上了这门艺术。

由于我对紫砂的热爱和勤恳的学艺态度,师傅很愿意倾囊相授,另外因为我也很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所以跟师傅总是有很多共同语言和不谋而合的艺术灵感。师傅从我学艺伊始就以紫砂厂最严苛的教学模式教我,细致到敲打泥片的方向和节奏,他都对我做最严格的要求,当然我由衷地理解师傅是为了我好,也是为了教我坚守传统紫砂艺术的脉络。

在学艺过程中我偶有急躁,有时甚至会摔打工具發泄,但师傅从不因此而斥责我,只是耐心地指导我一遍又一遍,这是师傅最让我感动的和敬佩的一点,正是他骨子里的那股艺术韧劲,尤其是他对于紫砂泥料、工具、技艺等艺术底线不骄不躁的执着坚守,让我学到了许多紫砂技艺之外弥足珍贵的东西。

《醉六方》顾名思义,这当是件六方壶,冯云华却不甘墨守陈规,他坚持要为六方壶的画卷洒上浓墨重彩的一笔。看《醉六方》,每一个角度都棱廓分明,壶体每一处都交接着构成六方的棱线,俊朗有力。观纵向,从壶钮、壶盖至壶足,皆设计成六方棱形;观横面,从壶嘴至壶把,均被塑造为六棱形。真正令人拍案叫绝的,乃是壶身的动感棱线。冯云华在传统基础上作大胆的改进,使之方中带旋,刚中见柔,实属罕见。线条如行云流水,动感十足,又如旋转的龙纹,叫人目眩神离。

《醉美菱花》自古以来筋纹器的精髓在于筋纹流畅。脉络清新,精细规整。这款醉美菱花壶恰当的将筋纹器的这些特点融于其中,壶盖与壶身斜方旋转线条贯通,浑然—体。造就了一款经典而古韵昧十足的紫砂作品,亦是将经典传承与创新结合的表现。

《上合桃》壶身作五瓣筋囊式,等分均匀规则,线深具有张力,壶身鼓腹,囊块圆浑饱满,每囊与盖严密相合,制作精湛。弯流作纤巧处理,愈显精神,把从凹囊中舒展而出,两者相得益彰,加强了形体的平衡感。盖钮捏塑成桃实,小枝桃叶数片贴饰于盖面,形态逼真,韵味古朴。

《福禄壶》原矿紫泥,黑星土,取形于葫芦。福禄壶是紫砂壶中常见的一种经典壶型,之所以常见和经典,这是由于葫芦是中华民族最原始的吉祥物之一,有”福禄”的吉祥寓意,更有思乡怀人之意,人们常用其来辟邪和招宝,意蕴丰厚。葫芦壶属于曼生十八式中的一款,深得艺人们的喜爱,更是玩壶爱好者、收藏家的收藏佳品。

提示:请认准金骏眉官网,快速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金骏眉网 > 茶叶百科 > 茶具 > 紫砂壶 >
电话:13859366756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