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清缅战争,就没有云南藤条茶

老侯手机微信:13859366756 服务号:zhengshancha

6月4日下午1点多来到动往乡曼構村,我们要钱李志荣,他其实是布朗人,布朗名字是岩迈。我们刚刚坐下不久,一个沉默的中年妇女就端来自烤酒和杯子,也许答见了布朗人奔放的日常生活中的一个侧面,大家都笑了起来。

岩迈性情豁达,见闻广博,话题既可延展至千年前,也能触及到人性中的幽微之处。这次我在曼需村拍摄了好几个采茶妇女的膝条茶养护视频,请若迈详细讲解具体的步骤。

其实几年前我在双江动库就见过膝条茶,当地的茶是小树,茶农说这种养护方式是为了让茶树通风透气、容易发芽,茶树在风中容易摇摆,害虫无法附着在茶树上,以及这是当地人独一无二的发明。

现在渐渐清楚了,很多地方都有这种藤条茶养护方式,类似于农业科技术语中的“留顶养标" , 《中国茶叶大辞典》介绍如

留顶养标(Topunplucked),除枝条顶端新梢外,其他侧技所有芽和新叶全部深净的手工采茶方法。能促进茶树长高,但分枝极少,每批大部分新枝接近成熟时开采,采摘批次少,采下的新梢肥壮、长大。制黄大茶、绿茶的部分老产区常用此法。

但云南的藤条茶养护目的显然不是"促进茶树长高",而且也不是“除枝条顶端新梢外,其他侧枝所有芽和新叶全部采净只能说"藤条茶”是"留顶养标"的云南改良版。

我反复看岩迈手法的视频,其实并不能发现一句话就能讲完的“原则”。岩迈说这种方式是“从古时候一代传一代传下来的。”他更愿意说是“修树" ,采摘者"需要培训"才能做好。好处是明显的, “发得早,产量要高。" “阳光照射比较充足,香气好。”因为叶片稀疏,阳光一天到晚都能照到茶叶。

“泼水节的时候,很多地方没有发,这里已经采第二批了。"若迈说我们可以从两个角度看曼糯村,它是勐海县里距县城最远的古茶园之一,但另一方面,曼糯村同普洱市的澜沧县、思茅区交界,离澜沧江很云南社科院专家景旭在十九世纪回族商人进入缅甸的路线研究中告诉我们,从云南昆明到缅甸景栋有两条商路都经过动往。今天静谧的动往在古代居然是汇紧了诸多繁忙商路的枢纽。

所以有人猜测,那么极有可能“藤条茶”是运茶商队传来的先进技术。有人发现,云南熟练掌握“藤条茶”技术的茶园悟好都分布于澜沧江中游地区。

在计划经济时代,曼糯村的古树茶因为没有小树茶叶好看,评级非常低。岩迈说,当时村民只能用树叶包好茶叶与澜沧江边的人換鸡、盐,听上去很换算,不过"他们也不好卖嘛!

在那个时候,“藤条茶”的技术祖先“留顶养标”也没有好果子吃,我们可以在1976年出版的《茶业科技简报》中发现它被不由分说地指责:“一把捋和留顶养标采是一种旧的采摘法一把捋,不分叶片老嫩通通将下,从而损伤腋芽,影响下一轮茶芽的萌发。”“留质养标因顶芽不采,枝条虽高,但影响胶芽的萌发,分枝稀硫,采摘面小,同样地影响产量。

单纯追求“产量”其实一种经济学上的增产增收幻觉,我们不去过多分析这种病症了,就事论事,岩迈已说过,曼糯藤条茶“发得早,产量要高。”因为现在很多人追求单株,藤条茶的单株产量更是占尽先机。

今天的困境是,许多游客或评论者见到云南“藤条茶”稀疏的茶叶与大量丢弃老叶的采摘方式,想当然地发明出了另一种指责方式,藤条茶是一种"过度深摘” !

不知道从何反驳了。

我只补充一点,既然是过路茶商救会了茶农“藤条茶”养护技术,那么,当时的茶叶贸易究竟是如何发展、如何兴旺的?恰好,2018年三联刚出版了一本名叫《万物并作》的书,美国学者浪德培在书中提供了普泪茶商业化的准确时间和地点:茶产业在18世纪清政府宽松的管理和当地精英自治的情况下蓬勃发展1767年与缅甸的战争吸引了更多的军队以及提供军需的商人,密集种植的茶园取代了野生的灌木丛,思茅到19世纪30年代已经发展成一个大城镇,吸引了来自中国大部和东南亚的商人。它一开始是军队聚集的小镇,但是到1850年,5万人口中平民百姓占了绝大部分。18世纪早期商队每年把6000至7000累匹(或一百多万磅)的茶叶从山区运到缅甸、運罗和中国内地及西藏地区,这个数字到19世纪末成倍地增长。

原来是头脑灵活、熟悉道路的军需商拓展了茶路,这与晋商开辟万里茶道同出辙。不过1767年的清缅战争知道的人不多事实上这场战争在《还珠格格》与《延槽攻略》中都有出现,这两部电机剧比讲晋商的《乔家大院》热得多,不过观众都看感情戏去了,完全忽略了严肃的战争与商业。

提示:请认准金骏眉官网,快速购买>>

老侯手机和微信:13859366756(长按复制加微信免费试喝

金骏眉网 > 茶叶百科 > 黑茶 > 普洱茶叶 >
电话:13859366756在线客服